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山西头条 > 吕梁新闻

中科创业董事长陈枫开口:“我真的很冤”

时间:2020-05-21 12:01:02  来源:本站  作者:

  他是0048的董事长,但在4月2日接近一个小时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他自始至终一言没发。事实上,自从0048崩盘后,就一直没听到陈氏的声音。甚至在吕梁对外界公开宣称“0048董事长有老鼠仓”后,他也没见过任何媒体。

  本周一,这位本年度最具轰动效应的“中科事件”核心人物在深圳市深南东路1086号集浩大厦三楼办公室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这也是他唯一一次接受媒体采访。

  记者:吕梁公开说“0048董事长有老鼠仓”,事情快过去了三个月,你一直没说一句话,不知你为什么要沉默?

  陈枫:这么大一件事,不可能一点说法都没有。但是新闻炒作这么厉害,我出面澄清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那么我不如不说,让时间和真相来说明问题。我相信事实始终有一个说法。

  陈枫:我声明,我自己、家属和父母绝对没有中科创业股票,我做的是符合法律的。人正不怕影子歪。

  陈枫:压力很大。吕梁怎么会把这么多事都往我头上推,我没按他们的意思办,他们就乱咬人。

  公司自重组以来,运作就不正常,他们实际上已经控制了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所以他们有很大的责任。

  我再说一点,公司被他们控制后,董事会很多材料从来不送给我,要也要不来,所以很多文件我都没签字。从去年以来,我顶回去了吕梁很多事,但后来董事会文件干脆就不要我签字了。我签字的主要在决议和贷款方面。

  我们往往在开班子会上,龚增力(公司原常务董事)都是当面给吕梁打电话,然后再向我们宣布“北京指示”,几乎没有我们提议的问题被通过,一点鸡毛蒜皮的事,他都要向吕梁汇报。

  陈枫:我有责任,因为我是0048的法人代表,要对公司负责,公司受损失,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讲,我都有责任。对此,我希望实事求是。

  陈枫:我被吕梁冤枉了。我去年3月份担任公司董事长,5月份出差至8月份,在公司时间不到一个月,都是被他们拉去找项目了。

  跟他们(指吕梁)对立了很久,他们很多观点、做法我就不同意,也不认可,导致最后水火不容。我告诉你,龚增力从来不跟我谈工作,更谈不上汇报,我们几个月加在一起,总共谈话不过二十分钟。

  我有什么问题?什么问题都没有。财务总监是他们派来的,资金管理不归我管,秘书室和行政人事都直接归龚增力管。

  陈枫:当前最重要的是稳定,然后把公司进行调整,尽可能让吕梁操纵公司的损失有一个说法,我们也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承担,要通过法律手段,讨回损失,保护国有资产不流失,因为我是国有资产股权代表,也是公司法人代表,这是我的责任。至于几大项目——中子刀已经中止了;中联网我们是小股东,我们要通过合理途径退出;新生力公司我们已经接手,希望通过经营发展产生效益补回损失。

  陈枫:至少需要两年。外面的影响可能很快就消除了,但在公司内部恢复信心至少要两年。

  这一天是2001年4月2日。截止这一天,深圳市中科创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已经整整名存实亡了3个月——从今年1月1日吕梁系6名董事提出辞职,剩下4名董事因为不足半数而无法履行职能。0048实际上已经没了灵魂。

  在沉默了3个月后,0048第一大股东——深圳市龙岗区投资管理公司提议召集了200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中心议题有三项:一、审议公司六名董事和二名监事辞职报告;二、解除申杲华董事职务;三、补选六名董事和二名监事。

  毫无疑问,这次临时股东大会是“中科事件”爆发以来最大的一次变局。因为上述提议已获得通过,这意味着吕梁系将彻底淡出0048的董事会。而另一方面,龙岗投资管理公司在0048的董事会席位已增加到8人,实际上已牢牢地重新掌握了公司的控制权。两个股东的股东大会临时股东大会最大的悬念是:持有22.5%股权的海南燕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持有10.38%股权的海南沃和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第三大股东、朱焕良所有)、持有2.59%股权的北京英特泰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第四大股东、朱焕良为法人人代表)和持有1.73%股权的民乐燕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否会出现?由谁代表它们出现?

  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此前一直被0048公司高层人士所指的“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实际上已被吕梁控制”,事实上就是上述四大股东的总股权达37.2%超过了龙岗投资管理公司,而左右着公司的决策。

  然而,本次中科创业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前各方猜测的“代表吕梁的这个神秘人物”并未露面,使临时股东大会只有两名股东参加——持有141291300股权(占总股本的36.16%)的龙岗投资管理公司和持有141588股权(占总股本的0.03%)的个人股东欧锡钊(0048公司总经理),代表总股本的36.19%。

  此前,市场一直有两种传闻:一是吕梁已将中科系持股权委托给了香港京泰,所有股权投资处置权均由京泰全权负责;二是沈阳飞龙总裁姜伟除持有中西药业25%股权外,吕梁已悄悄将北京中科系持有的中科创业股权委托给了姜伟。

  有可靠消息称,吕梁在0048崩盘后,对自己的后事作了两大交代:第一,所有北京中科对外的股权投资由姜伟负责:出任中西药业CEO,中科创业公司董事长,上海新生力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第二,由北京万盟公司王魏负责北京中科的资本运作。事实上,姜伟也在有关场合对此予以了证实,并称:“只要吕梁‘刘备托孤’提前10天,我就顺理成章的上去了。”

  面临董事会的重大变局,那些股东哪里去了?中科创业公司董秘祝去修接受媒体采访时坦陈:“我们在主动与他们联系,但一直没联系上。”至于原因,祝表示尚不清楚。

  令人不解的是,海南燕园和民乐燕园为吕梁直系公司,不参加股东大会尚可理解,但朱焕良的海南沃和及北京英特泰回避参加,就有一点不可思议了。虽然目前市面上流传着朱氏已经出国的消息,但其公司仍然存在,只不过海南沃和的法人代表由此前的龚增力(原中科创业常务董事),变成了朱焕良旗下公司的会计。而民乐燕园公司,据称已经两年没有参加年检,海南工商局准备吊销其执照。

  在第二、三、四、五大股东缺席的情况下,临时股东大会成了龙岗区投资管理公司的专场表演——顺利通过了6名董事和2名监事的辞职,顺利使大股东提名的6名董事(其中2名为独立董事)进入董事会。

  虽然变局已经成为事实,但有市场观察家指出,一旦其它大股东浮出水面,并要求改选董事会,现存的董事会格局可能还会出现变化。

  有市场士提出另一个问题是,两个股东参加表决的临时股东大会,在与会股权不足一半时,决议是否有法律效应?提出这个问题的理由是,一旦股权的另一方代表形成另一种决议,那么以谁的决议为准?

  0048总经理欧锡钊对本报称:“我们是合法的。”欧提供了两条法律依据:《公司法》指出,董事人数不足《公司法》规定的人数或者公司章程所定人数的2/3和持有公司股份10%以上的股东请求时,均可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而《公司法》在“股份有限公司股东的权利”中规定,股东大会作出决议,必须经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半数以上通过。两年才能走出阴影?

  虽然“中科事件”已经过去了接近三个月,但在中科创业公司内部仍然是一根“高压线”——大家都十分小心翼翼地绕开而不愿去论及它。中科创业公司董事长陈枫第一次接受媒体、也是首次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坦陈:“公司至少要两年才能走出阴影恢复元气。”陈氏认为,外部影响可能很快过去,但在公司内部恢复还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

  显然,吕梁在0048留下的阴影和信心挫伤,非但使该公司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而且经济损失也十分巨大——康达尔运输公司45%股权转让后的产权流失、中子刀项目流产、中联网的资金投入后的不了了之。有关人士称:“损失肯定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事实上,中科创业公司还面临着另外一个尴尬——前五名股东中除第一大股东仍然鼎力支持公司外,第二、三、四、五大股东失去联系已久,几大股东已经无法坐在一起讨论公司的产业方向和重大决策。这无疑会影响各大股东对公司前途的判断和设计。

  中科创业公司总经理欧锡钊直陈:“很难判断这种局面还需要维持多长时间。”因为自从“中科事件”爆发后,上述股东便失去联系,这等于这部分已经股权悬空。而且,在今年1月9日在0048跌停板接手数千万股票的“神秘人物”至今仍未露面。

  吕梁系和朱焕良所持有中科创业的37.2%股权,两者相加仍然超过龙岗区投资管理公司持有的36.16%。有消息人士认为,一旦这两部分股权再度浮出水面,有可能意味着中科创业再度改朝换代。

  事实上,中科创业在吕梁系未入主前,主要产业在养鸡、饲料、房地产开发、运输、贸易五个方面,年利润4000万元左右。龙岗区投资管理公司在1999年4月30日和5月5日两次将其持有的国有股份转让给海南燕园投资管理公司、民乐燕园投资管理公司和海南沃和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后,在吕梁的控制下实施产业重组:主要项目有“锎252中子后装治疗机”(商品名称“中子刀”)、组建中国饲料业电子商务投资有限公司、新生力公司等。

  据称,由吕梁撰写的《构造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资价值分析》为中科创业指出的方向是,“康达尔经过资产重组后,将涉足优质农业、生物制药、网络信息设备、网络电讯服务、高技术产业投资等多个新兴产业领域,通过项目投资和股权投资等多种投资方式及其它运营手段,逐渐发展成为一家具有一定产业基础的投资控股公司。”吕暗示说:“康达尔有望发展成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

  在吕梁为中科创业涂上这一大层色彩后,中科创业经营实际上已经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仍是原来的传统产业;一部分是北京中科系操作的新兴产业投资计划。不过,在经过吕梁派一系列折腾后,实际上为公司真正带来利润的仍然是传统产业那一部分。

  欧锡钊指出:“0048确实需要产业结构调整,但我们的眼光要盯在能做实的项目上。”但是,随着吕梁的大撤退,公司留下的显然只是几个残缺不全的项目,而且大多数是花架子。欧氏称:“我们的日子还有一段艰难的路要走。”没有尾声的结局

  有人称,“中科事件”至少有五层帷幕,现在仅仅只是揭开了第一层。显然,后面的故事才更加耐人寻味。但这位人士说:“这个至少需要五年或者十年才能解开,或许永远是一个谜。”

  显然,龙岗区投资管理公司提议召开的本次临时股东大会仅仅是解决了一个上市公司的机构健全和保证良性运作问题,后面的事肯定还有一大堆:吕梁系和朱焕良持有股权的最终归属问题?(上市公司不可能永远找不到股东)谁将代表他们行使股东权益?而他们将什么时候浮出水面?1月9日股市交易中被接走的数千万股股票落在了谁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晋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陕西一村庄每人发1000元疫情补助 一天发了41.3万
陕西一村庄每人发1000
《奔跑吧8》录制路透,全员换同样的衣服,唯独蔡徐坤与众不同
《奔跑吧8》录制路透,
男子跳唱组合BOP天堂鸟新拍MV《冒险岛》释放正能量
男子跳唱组合BOP天堂
巾帼英雄战疫魔——献给抗疫最前线的“半边天”
巾帼英雄战疫魔——献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